?
徐州北大青鳥
當前位置: 主頁 > 就業體系 > 就業新聞 >

2020春招求職競爭激烈|?IT行業及崗位需求&薪酬最高

時間:2020-04-23 14:23來源:未知 作者:代碼如詩 點擊:
2020年一季度的就業市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大影響。國家統計局4月17日公布的 就業數據顯示,一季度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為229萬,同比減少95萬人。 4月21日,BOSS直聘發布《2020年一
2020年一季度的就業市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大影響。國家統計局4月17日公布的 就業數據顯示,一季度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為229萬,同比減少95萬人。
4月21日,BOSS直聘發布《2020年一季度人才吸引力報告》。遭遇如此特殊情況,一季度的就業市場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我們跟隨數據來一探究竟。
 
先看一波核心發現:
 
一季度平均招聘薪資8609元,經價格調整后實際下降2.0%,整體薪資水平處于緩慢下降通道;
各行業人才吸引力指數整體回落,在線與公共服務行業優勢凸顯;
新一線城市人才流入受到影響,哈爾濱、烏魯木齊人才吸引力指數首上榜;
三大城市群人才內部流通率進一步提高,人才流動迎來重大政策利好;
求職競爭程度激增,主要城市JMPI指數普遍下降;
一線城市人才凈流出率呈現階段性大幅增長;
西安回歸一線城市人才流入率榜首,武漢對一線城市首次表現為人才凈流出;
在線服務成為生存必需,新一線城市技術人才招聘薪資和需求比例顯著提升 ;
機械制造類基礎崗位招聘需求環比逆勢增加。
 
Part-1
 
行業及崗位需求&薪酬觀察
1.1 專業服務業JMPI指數位居第二名
 
 
2020年一季度,市場上崗位需求規??s減,求職競爭激烈,各行業JMPI指數均有所回落。
 
2020年一季度JMPI指數排名前十的行業中,互聯網/IT行業JMPI指數最高,但仍遠低于2019年同期水平(3.73)。專業服務業(財務/咨詢/法務等)逆勢大幅增長,JMPI指數位居第二位。
1.2 高薪技術崗位要求穩定,薪資受外部影響微弱
 
 
2020年一季度,高薪崗位榜單十五強基本穩定,前沿技術崗位依然優勢強勁。 
 
BOSS直聘研究院觀察到,2020年一季度的15個高薪崗位在薪資水平上并未表現出顯著的環比增長,薪資范圍跨度亦沒有明顯增大。在名義和實際增長兩個口徑下,都處于穩定水平。
 
疫情影響下,高級技術崗位的要求維持穩定或有適當提高,由于對專業技能和工作經驗有較為明確和苛刻的要求,這部分崗位受外部因素影響的程度較低。
1.3 機械制造類基礎崗位招聘需求環比逆勢增加
 
 
2020年一季度整體招聘規模收縮的情況下,仍有多個崗位招聘需求環比逆勢增加,其中與機械/制造相關的基礎工種崗位入圍數最多。
 
2020年一季度招聘需求環比降幅較大的崗位集中在餐飲、大眾健身、線下娛樂、酒店、旅游等生活服務業中,其中餐飲學徒崗位需求環比降幅81.8%,旅游業的必要崗位之一“計調”在整個行業業務基本停滯的情況下,需求也劇烈下跌。
Part-2
 
人才吸引力指數
2.1 人才需求同比減少24.4%,薪資水平實際降低
 
今年節后開工日期較早,2月本應是春招旺季的第一個高峰時段,但受疫情影響,2月城鎮新增就業人數僅為39萬。
 
BOSS直聘研究院數據也顯示,春節后首個開工周(2月3日起),市場新增人才需求較2019年同期下降六成。隨著本土疫情得到控制,就業市場自2月24日起迎來回暖轉折點。
 
2020年一季度,市場新增人才需求同比下降24.4%。進入3月之后需求迅速恢復,到3月底,人才需求同比降幅縮窄至17.1%,3月的城鎮新增就業人數也回升至121萬。
 
2020年一季度,全國平均招聘薪資為8609元,同比增長2.8%??鄢齼r格因素之后實際下降2.0%,為8206元。盡管相當數量的企業提高了招聘要求,整體薪資水平實際上處于緩慢下降通道中。
2.2 30歲以上活躍求職者比例大增中年藍領群體求職意愿迫切
 
 
2020年春節之后,求職者逐漸開始活躍。BOSS直聘研究院觀察到,今年春季活躍求職者中,30歲以上人才的比例同比增長了超過10個百分點。
 
以五年為一個區間,2020年春節后,31-45歲的活躍求職者比例同比增幅最為顯著,41-45歲的求職者比例增長超過2倍,并且以中年藍領為主。
 
返城務工困難、企業暫時無法復工、原有崗位已不再保留等種種原因,都制約著中年農民工再次獲得工作機會。農民工一直是重點就業群體,今年這個群體的穩就業目標面臨更加復雜和嚴峻的挑戰。
2.3 各行業人才吸引力指數整體回落,在線與公共服務行業優勢凸顯
 
 
2020年一季度,由于需求收縮以及求職者集中開始活躍的時間段延后,各行業的人才吸引力指數同比普遍有較大幅度的下降,行業間人才吸引力指數的差異減弱。
 
受疫情影響相對較小,以及提供核心必需公共服務的行業,人才需求恢復速度普遍較快,這一現象也體現在求職者端。
 
2020年一季度,人才吸引力指數前五位的行業為:IT、互聯網、在線教育、交通/物流和醫療/制藥。
 
我們在去年的報告中提出,教育、文化、健康等具有較強公共屬性和長線價值的行業與智能技術的結合程度正不斷加深,公眾需求升級,行業迎來快速增值期,人才吸引力也隨之提升。
 
2020年一季度,在巨大外部性沖擊之下,長線公共價值行業的發展空間愈發凸顯出來,技術的升級、業態的調整和創新,都預示著這些行業人才需求的進一步增加。
2.4 新一線城市人才流入受到影響,哈爾濱烏魯木齊首上榜
 
 
由于疫情對人口流動造成了較大限制,相當數量的求職者,特別是應屆生群體臨時調整求職期望,2020年第一季度,人才吸引力指數的城市排位出現明顯變化。
 
新一線城市在人才流入方面受到一定影響,人才吸引力指數環比同比均有小幅下降。
 
自BOSS直聘研究院2018年發布人才吸引力指數以來,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首次齊聚前四。過去兩年中始終位列三甲的杭州本季度后退一位,和廣州并列第四位。
 
人才吸引力始終位列前十的武漢由于不幸成為疫情中心,和??诓⒘械?5名,但指數下降幅度在可控范圍內。 
 
2020年一季度,人口流動態勢的變化為二三線城市帶來了機會。BOSS直聘研究院數據顯示,哈爾濱、烏魯木齊的人才需求水平相對穩定,但人才供給出現了顯著增長,讓兩座地理位置較為偏遠,長期處于人才外流狀態的省會城市首次入圍15強。
2.5 藍領崗位首次集中上榜,反映就業市場結構性問題
 
 
BOSS直聘人才吸引力指數是對供需關系和求職者主動意向的聯合評估,能夠反映出市場的一些臨時特殊性變化。
 
2020年一季度,人才吸引力指數最高的十個崗位發生“顛覆式變化”,藍領崗位占據一半,而長期霸榜的互聯網前沿技術類崗位無一上榜。
 
一季度的崗位榜單也展現了就業市場的結構性問題,公眾生活需求重心的變化直接傳導至就業市場。
 
疫情期間,物資運輸成為生命線,貨運司機緊缺,平均月薪提升到9444元,吸引了大量求職者,其人才吸引力指數也躍居第一位。
 
而同樣入圍的生活服務業崗位,如餐飲學徒、導游、保姆等,境況則大為不同。目前、餐飲、家政、旅游等要求人群聚集和密切接觸的行業仍未實現完全復工,一季度人才需求降幅均超過六成。
 
大量暫時無法上崗的從業者涌入求職市場,造成生活服務業人才吸引力指數的假性升高。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生活服務業以民營中小企業為主,吸納了大量勞動力。這部分勞動力的崗位轉移能力相對不強,對勞動收入依賴性高。
 
事實上,這與我們前面提到的盡全力幫助中小企業求生存是同一個話題,消費需求的恢復程度,成為另一個關鍵因素。
PART -3 
 
城市間人才流動觀察
 
3.1 新一線城市平均招聘薪資實際增長率最高
 
 
2020年一季度,不同分層的城市平均招聘薪資環比均有增長,實際薪資差距較大。
 
其中,一線城市平均招聘月薪同比增長4.6%,新一線城市平均招聘月薪同比增長11.7%,二三線城市平均招聘月薪同比增長8.9%。
 
經過價格調整后,一線城市平均招聘月薪實際同比下降0.3%,新一線城市實際同比增長6.5%,二三線城市實際同比增長3.8%。
 
新一線城市平均薪資的實際增長率處于較高水平,而在考慮通脹情況下,一線城市的薪資水平實際并未增長,但人才競爭程度有所提升。
3.2 求職競爭加劇,主要城市JMPI指數普遍出現較大幅度回落
 
 
為了更好地反映經濟層面的就業市場狀況,BOSS直聘發布了“就業市場繁榮指數(Job Market Prosperity Index, JMPI)”。
 
從通俗的?度來理解JMPI指數:職位總數與均衡薪酬對數的乘積體現的是某個行業或地區中所有崗位的總薪資規模,也就是企業愿意付出的“人才成本蛋糕”,JMPI指數體現的是每個求職者能夠分享到的“蛋糕”份額。
 
JMPI指數越?,市場越繁榮,就業規模越大,求職者獲得的回報也越高。
 
通常情況下,春招旺季的JMPI指數會處在全年的高區間。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響,企業招聘需求規模尚未完全恢復,求職者規模明顯增加,求職難度提高,實際薪資水平也沒有增長,整個人才市場的JMPI指數均有較大幅度的回落。在我們觀察的主要城市中,絕大多數JMPI指數環比下降超過30%。
 
3.3 人才需求量前50城白領平均招聘月薪8936元
 
 
3.4 一線城市人才凈流出率呈現階段性大幅增長
 
由于疫情在國內暴發的時間段與春節重合,相當高比例的職場人已返回家鄉。發達城市,尤其是一線城市在春節期間人才密度大幅回落。
 
2月疫情發酵期間,部分人才無法返回工作地或按既定目標求職,人才來源地最為廣泛的一線城市受到的影響也最為顯著。2020年一季度,一線城市人才凈流出率為0.91%,是近兩年來最高值。
 
其中,北京的人才凈流出率最高,為1.04%(2019年四季度為0.10%);深圳凈流出率依然最低,為0.78% (2019年四季度為0.05%)。
 
根據BOSS直聘研究院目前的觀察,除北京仍處在嚴控之中,一線城市整體都開始迎來人才回流。
 
我們觀察到,流出一線城市的求職者,去向分散度均有所增加,前十個目標城市的總占比較2019年四季度均增長了超過十個百分點。
 
PART - 4  
 
新一線城市人才流動觀察
 
4.1 西安回歸一線城市人才流入榜首,武漢對一線城市首次表現為人才凈流出
 
2020年一季度,六個我們重點觀察的新一線城市,相對一線城市人才流動率平均值為1.07,連續三個季度小幅回落。
 
受疫情影響最重的武漢在2020年一季度的相對一線城市人才流動率為0.85,表現為凈流出,即當100位武漢人才前往一線城市發展,有85位一線城市人才在同時期來到武漢發展。
 
2020年一季度,西安的相對一線城市人才流動率回歸至第一位,且凈流入率高達0.36。
4.2 新一線城市技術人才招聘薪資和需求比例顯著提升
 
 
2020年一季度,在線辦公在成為許多企業復工的剛需;同時,旅游、線下演出、線下教育等部分尚無法復工的行業中,不少企業為求生存,迅速將業務推至線上或開發新產品線,推動了對技術人才的需求熱度。
 
2020年第一季度,我們六個重點觀察的新一線城市對技術人才的需求占比和薪資均呈現環比增長態勢。其中,武漢和西安變化最為顯著,技術人才需求的占比分別由2019年第四季度的7.9%和8.2%提升到11.7%和12.7%;平均招聘薪資分別由2019年第四季度的11767元和11639元提升到13221元和13162元。
試聽課
(責任編輯:代碼如詩)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国产美女精品视频线播放_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_久久综合久中文字幕青草_在线天堂中文新版最新版